從一起商標注冊申請被駁回所引發的訴訟案談起
作者:張月萍    發布于:2017-04-26 09:51:36    文字:【】【】【

        一、案情概述以發生時間從先至后排序):
        1、在A文化傳播公司的推薦下,B實業公司與C商標事務所訂立《商標注冊申請代理協議》,約定由C商標事務所代理B實業公司,對D商標在確定的類別內進行注冊申請。
        2、商標局出具了商標注冊的申請受理通知書。
        3、B實業公司和A文化傳播公司簽訂了《品牌策劃服務合同書》,約定A文化傳播公司作為B實業公司品牌整合營銷的代理商,負責品牌策劃、logo設計、營銷推廣等事項。
        4、C商標事務所對D商標在申請的商標類別內進行查詢,未發現該群組有同名在先商標,向B實業公司做出了“沒有相近/類似”的書面答復。
        5、A文化傳播公司與B實業公司結合就D商標做出了一系列的logo設計及制作、包裝設計及制作、大規模的市場宣傳工作,并就首批產品開始下定生產。
        6、因D商標與第三人在相似類別上已注冊的商標近似,商標局駁回了D商標的注冊申請。
        7、在C商標事務所的建議下,B實業公司做出復審申請及撤三申請,均暫無結果。
        8、B實業公司與第三人簽訂《商標轉讓協議》,以人民幣100萬元的價格購買第三人的商標所有權。
        9、B實業公司向A文化傳播公司提起訴訟,要求A文化傳播公司賠償因D商標未獲準注冊造成的損失100余萬元,包括:(1)商標轉讓金100萬元;(2)商標注冊、復審及撤三申請的費用;(3)B實業公司支付的律師費等維權費用。

        二、本律師作為A文化傳播公司的代理人,就本訴訟所涉的法律關系及答辯思路梳理如下:
       (一)、A文化傳播公司無提供“商標命名、商標注冊或是商標查詢”服務的義務
雖然,B實業公司在起訴書中稱:“被告(A文化傳播公司)作為品牌整合營銷的代理商,合作初期,即對商標命名、商標注冊、logo設計等方面進行了溝通及建議,并推薦C商標事務所作為D商標的注冊代理公司?!?br />但,在雙方簽署的《品牌策劃服務合同書》中,僅約定了A文化傳播公司有提供LOGO圖形、字體設計等服務的義務(合同第一條第一階段第2款),無商標命名、商標注冊或是商標查詢義務。
       (二)、D商標中的文字系由B實業公司指定,合法性應由B實業公司負責
        1、經查詢,B實業公司于2015年注冊成立。D商標中的文字作為B實業公司的商號,在雙方簽署《品牌策劃服務合同書》前早已確定。
        2、商標局出具了商標注冊的申請受理通知書在前。B實業公司和A文化傳播公司簽訂《品牌策劃服務合同書》在后??杉?,B實業公司申請商標注冊在前,A文化傳播公司提供服務在后。該D商標系由B實業公司提供,并指定A文化傳播公司用于品牌策劃。
        3、雙方簽署的《品牌策劃服務合同書》第六條第2款約定:“甲方明確確認,本合同下服務所涉及的甲方提供的文字、圖片、商標、標識及影像等資料,甲方保證對該等素材具有合法所有權,否則對因此所導致的任何責任及損失均由甲方承擔,與乙方無關?!本荽?,B實業公司需保證對其提供的文字、商標等素材具有合法所有權,否則一切損失由B實業公司承擔,與A文化傳播公司無關。
       (三)、“商標注冊申請代理、查詢”系C商標事務所的合同義務,與A文化傳播公司無關
“商標注冊申請代理、查詢”事宜系《商標注冊申請代理協議》中約定的事項。該協議系由B實業公司與C商標事務所直接簽訂,A文化傳播公司既非協議乙方、亦非協議擔保方。根據法律關系及合同主體相對性的原則,“商標注冊申請代理、查詢”服務及相應后果,均應由C商標事務所獨立履行并承擔。即便C商標事務所是A文化傳播公司推薦的,A文化傳播公司也與此事宜無關。
      (四)、100余萬元的損失不具有必然、直接、合理性。
        1、商標撤三申請結果未出,尚有其他解決途徑的情況下,B實業公司就自行決定以“100萬元”購買商標所有權。
        2、該商標所有權轉讓費高達“100萬元”,該價格沒有任何依據,也未進行過任何評估。
        3、商標查詢本身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及風險,即便經過完整的查詢,仍有可能被駁回注冊。B實業公司與C商標事務所簽訂的《商標注冊申請代理協議》第二條第3款就約定了:“查詢不是商標申請注冊的必經程序……結果不具法律效力,僅僅作為參考,并不是商標局核準或駁回該申請的依據”。B實業公司理應具有分析和判斷的能力,并注意到該點。

      三、本案帶來的啟示與建議
        商標申請中存在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常見的導致申請駁回或無法及時獲得注冊的原因有:商標查詢存在盲區,商標審查員自由裁量權較大、隨意性較強,公告期內可能因異議人申請進入異議程序等。
據此,商標事務所作為商標注冊代理的專業機構、廣告業公司作為品牌策劃專業公司,應向商標注冊申請人披露該風險,并盡到提示義務,以避免自身被追償的風險及不必要的訴累。商標注冊申請人,也應在確定商標注冊申請獲得核準之后,才著手進行落地的市場開發行為。



      類似案例延展閱讀

        上海復科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與北京市商標專利事務所有限公司上海分所等商標查詢、注冊委托合同糾紛上訴案(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被告北商所上海分所在代理注冊商標活動中,向原告復科公司提供了錯誤的查詢信息,致使復科公司“阿爾卑斯”商標注冊的申請,被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駁回,負有過錯,故北商所上海分所應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百零六條的規定承擔賠償復科公司損失的民事責任。
        北商所上海分所在本案中的過錯在于:其在商標查詢過程中沒有能夠查到與復科公司欲申請注冊的“阿爾卑斯”商標相近似的標識已被注冊,且將錯誤查詢信息提供給復科公司。但復科公司在知道查詢結果后,認為其商標注冊申請能夠獲得核準,顯然過于自信。因為商標查詢本身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供查詢的檔案未必完備,可能查詢不到新提交的注冊申請,查詢的準確性并不能得到絕對的保障,對此復科公司、北商所上海分所都應該有足夠的認識。北商所上海分所在提交查詢單時已告知復科公司該查詢單僅供參考,不具備法律效力。而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的規定,申請注冊的商標與他人已注冊的商標相同或近似只是注冊申請被駁回的情形之一,并不是說申請注冊的商標與他人已注冊的商標不存在相同或近似的情況,其注冊申請就一定能獲得核準。復科公司應該對其注冊申請是否能獲核準作出正確的分析和判斷。現復科公司在商標注冊申請未獲核準之前即著手為“阿爾卑斯”商標及早投入市場進行準備,由此造成的損失并非北商所上海分所在與復科公司訂立委托合同時就已經預見或應當合理預見的,而且該部分損失與北商所上海分所提供查詢信息錯誤的過錯之間并不存在必然的因果關系。
        復科公司支付的商標查詢、注冊及代理費用,系北商所上海分所提供錯誤查詢信息的過錯造成,亦是北商所上海分所在合同訂立時可以預見到的,應由北商所上海分所予以賠償。
        但復科公司在獲得商標查詢結果后進行的“阿爾卑斯”商標的市場開發行為,既非雙方合同約定的內容,亦非雙方訂立商標代理合同時要求達到的合同目的。北商所上海分所在涉案商標代理合同訂立之時,不可能預見復科公司會在商標查詢之后就進行“阿爾卑斯”商標的市場開發,亦無法預見復科公司為該開發行為所支付的具體費用。故復科公司要求北商所上海分所與北商所承擔其為“阿爾卑斯”商標投入的市場開發費用,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難以支持。

xbox360双人主机游戏